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古典园林文化:》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园林记趣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园林记趣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园林记趣

算来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暮春三月,网师园初开夜花园,主事者邀请苏州大学昆曲班去殿春簃表演一段昆曲,指定曲目是《牡丹亭?游园》。傍晚时分,我带着学生去踏看场地。夕阳池馆,静谧无人,笛声起处,花气袭衣。平素活泼新潮的女孩子,脸上蓦然显现出一种我期待已久的端庄娴雅,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着一种从容含蓄的古典美。想不到课堂上说不明教不会的昆曲艺术的内在精神,无意间竟得之于名园之中。这给我以挥之不去的深刻感受。那位大学毕业后随父母移居海外升学就业的女学生也念念不忘那神秘的“顿悟”式的入戏,在来信问候或回苏探望时,常常提及这个问题:昆曲和园林,它们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联呢?

回答这个问题,既容易又困难。昆曲与园林植根于同一片文化土壤,数百年来,作为苏州文化的两翼,它们有力地托起并支撑着苏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江南文化中心的不争地位,并且从吴中走向全国,走向海外,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响亮品牌。它们之间自当有千丝万缕割舍不断的内在关联。也许正因如此,《牡丹亭》所讲述的不朽爱情故事是从女主人公春日游园发端的。汤显祖借杜丽娘之口道出“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的名句,然后唱起那支脍炙人口的〔皂罗袍〕。

值得一说的是,《牡丹亭》并非是选择园林作为故事背景的惟一昆曲剧本。昆曲传世名作如《西厢记》、《浣纱记》、《红梨记》、《玉簪记》、《长生殿》、《桃花扇》等都不约而同地把主要情节或主要场次安排在园林里展开。剧作家们用饱蘸才情的笔墨写下了无数描写园林景致的佳句名篇,数百年间传唱不息。

春夏秋冬,风花雪月,——经高手写入曲中,化为活动的场景,由此导演出许多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在这里,已难以分清孰是曲情,孰是园景,两者如水乳交融,进入了浑然一体的境界。

戏台小人生,人生大戏台。在现实生活中,不但昆曲歌唱着园林之美,园林也诠释着昆曲之美。昆曲和园林就像一对情投意合的才子佳人,互为映衬,相得益彰,并肩展示着人生的真谛和情趣。正如一位美国学者在观赏网师园夜花园的昆曲演出之后所发出的赞叹,这是“在最美的舞台上进行着最美的表演”。当然,昆曲与园林珠联璧合之美并非肇始于今日,更不局限于此地。苏州各名园中门窗上随处可寻的戏文浮雕已经透露出个中消息。据史料记载,拙政园的看楼戏亭,留园的东山丝竹戏厅,惠荫园的享堂戏台,遂初园的补闲堂轩厅,天平山庄的逍遥亭,怡园的藕香榭等,都曾是搬演昆曲的歌舞场,其中有的至今遗迹可寻。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我们还曾在曲园春在堂内铺上红氍毹,张灯夜演昆曲折子戏,招待远道来访的台湾朋友。至于拍曲清唱之所,那就更多了,随便列举一下就有拙政园的卅六鸳鸯馆,怡园的坡仙琴馆,沧浪亭的藕花水榭,鹤园的扇厅和四面厅,其中后者至今是曲社活动的场所。每逢周四下午,曲家云集,笛声缭绕,足为古城生色。离鹤园仅一巷之隔的听枫园,系苏州国画院所在。已故老院长张辛稼先生晚年酷爱昆曲,时常邀集曲友小聚。

城北平门内旧有一个园林,传为汉代张长史隐居植桑之地,名叫五亩园。北宋时归梅氏,曾以“园林第宅卓冠一时”(顾震涛《吴门表隐》)。后屡有兴废,清咸丰十年(1860)毁于兵燹。荒芜日久,如今已罕有知晓者。然而在昆曲界,它却是鼎鼎有名。我曾见过昆曲老艺人倪传钺先生所绘五亩园图,怪石崚嶒,古木槎枒,远山映带,几间小屋散落在古城墙脚下。1921年,苏州昆剧传习所在此建立,四十余名贫家子弟应召入所习艺。五年出科,积戏约六百出。他们就是后来名闻海内外的传字辈艺人。正是这看似偶然的民间行为延续了昆剧的香烟,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戏曲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无独有偶,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城西的另一座名园―――艺圃又一度成为昆曲薪传的重地。作为苏昆剧团的驻地,这儿培养了又一代昆剧传人——继字辈演员。台湾戏曲学家洪惟助教授在游览艺圃后深有感触地说:到这儿才懂得为什么惟有苏州才能产生昆曲那样的艺术,才能培养出张继青那样的表演艺术家。

昆曲与园林结缘的最高典范当推虎丘中秋曲会。自明嘉靖至清嘉庆的两百馀年间,“四方歌曲,必宗吴门”。一年一度,戏曲界在虎丘摆开较艺立名的考场,使中秋节成为名副其实的昆曲节。

其实,在昆曲全盛的明清时期,中秋以外的其它季节,虎丘山千人石上也常举行唱曲活动。与中秋相比,也就是规模稍小而已。

2000年,中断二百余年的虎丘曲会得以恢复,我率领苏州大学学生四十多人,登上千人石高歌一支《琵琶记?赏秋》〔念奴娇序〕,拉开了曲会的序幕。连续数天,来自海内外的昆剧演员和业余曲家千馀人欢聚一堂,古城内外处处笛声悠扬。2001年,昆曲艺术实至名归地荣登首批人类口述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榜首,国家文化部随将中国昆剧艺术博物馆、中国昆剧艺术节以及昆曲艺术的主要研究发展和人才培养基地定点于苏州举办。2002年,虎丘曲会伴随全国昆剧评比展演连续第三年隆重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自始至终直接参与了为期八天的盛会。2003年,第二届中国昆剧节暨首届中国昆曲国际学术研讨会同时在苏州升起帷幕。2004年,第二十七届世界遗产大会择地苏州举行,苏昆版《长生殿》和《牡丹亭》相继唱红两岸三地。11月初,海内外曲家连续第五度相聚虎丘,共展歌喉。苏州文化正以它特有的魅力向世人展现着二十一世纪的如许春色。(周秦)

 

《苏州日报》 

点击搜索与: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相关的内容

    相关内容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