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马可·波罗眼中的新奇事物 元朝元世祖忽必烈时期的纸币与驿站-马可的见闻
投稿】 【报错】 浏览:0次 【分享到】:

大汗发行的一种纸币通行于全国上下

汗八里城中,有一个大汗的造币厂,大汗用下列的程序生产货币,真可以说是具有炼金士的神秘手段。

威尼斯银币

    威尼斯银币,这是马可·波罗家乡使用的货币。马可惊奇地发现,在东方的元帝国,大汗使用一种精心加工的纸片作为货币,这种纸张具有和金银一样的价值。

大汗令人将桑树——它的叶可用于养蚕——的皮剥下来,取出外皮与树之间的一层薄薄的内皮,然后将内皮浸在水内,随后再把它放入石臼中捣碎,弄成浆糊制成纸,实际上就像用棉花制的纸一样,不过是黑的。待使用时,就把它截成大小不一的薄片儿,近似正方形,但要略长一点。最小的薄片当作半个图洛(tournois)使用,略大一点的当作一个威尼斯银币(a VenetionsSilvergroat),其它的当作二个、五个和十个银币,还有的作为一个、二个、三个以至十个金币。这种纸币的制造,它的形状与工序和制造真正的纯金或纯银币一样,是十分郑重的。因为,有许多特别任命的官员,不仅在每张纸币上签名,而且还要盖章。当他们全体依次办过这些手续后,大汗任命的一个总管将他保管的御印先在银中浸醮一下,然后盖在纸币上,于是印的形态就留在了纸上。经过这么多手续后,纸币取得了通用货币的权力,所有制造伪币的行为,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种纸币大批制造后,便流行在大汗所属的国土各处,没有人敢冒生命的危险,拒绝支付使用。所有百姓都毫不迟疑地认可了这种纸币,他们可以用它购买他们所需的商品,如珍珠、宝石、金银等。总之,用这种纸币可以买到任何物品。

每年总有好几次,庞大的骆驼商队载运刚才所说的各种物品和金丝织物,来到大汗都城。于是大汗召集十二个有经验和精明的人,令他们小心选择货物并确定购买的价格。大汗就在这个公平的价格上再加上一个合理的利润额,并用这种纸币来付帐。商人对于这种货币,不能拒收,因为大家都看到它能起到货币支付的作用,即使他们是别国的人,这种纸币不能通用,他们也可将它换成适合他们自己市场的其它商品。

无论是谁,如果收到的纸币因为长期使用而损坏了,都可拿到造币厂,只需要支付百分之三的费用,就可以换取新币。如果谁想要用金银来制造东西,如制造酒杯、腰带或其它物品时,也同样可以持币前往造币厂,换取金银条。

大汗的所有军队都用这种纸币发饷,他们认为它与金银等值。由于这些,可以确切地承认大汗对于财产的支配权比世界上任何君主都要大。

一切大道上所设的驿站 步行信差以及支付经费的方法

从汗八里城有许多道路通往各省。每条路上,或者说,每一条大路上,按照市镇的位置,每隔大约二十五或三十英里,就有一座宅院,院内设有旅馆招待客人,这就是驿站或递信局。这些漂亮的建筑物内有好些陈设华丽的房间,房间都用绸缎作窗帘和门帘,以供达官贵人使用。既便是王侯在这些驿站上住宿,也不失体面,因为无论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从邻近的市镇和要塞那里取得,朝廷对于某些驿站还有经常的供给。

元代驿站

    和马可的祖国比起来,元这个国家太过庞大了。要怎样才能让信息顺利并快捷地传遍整个国家呢?也许在了解了元朝的驿站系统之后,马可的这个疑问才算解决。

每一个驿站上常备有四百匹良马,用来供给大汗信使往来之用,因为所有的专使都可能会留下疲惫的坐骑,换取壮健之马。即使在多山的地区,离大道很远,没有村落,又和各市镇相距十分遥远,大汗也同样下令建造同样样式的房屋,提供各种必需品,并照常准备马匹。

大汗又命令人民移居这种地方,以便开垦土地,并维护递信的差使,由此便形成了许多的村落。这种规划的结果,给来到帝国朝廷的专使和来往于各省和各王国的钦差,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大汗在管理这一切事务方面,表现得比其他任何皇帝、君主或普通人都要高明。

在大汗的整个疆土内,在递信部门服务的马匹不下二十万,而设备齐全的建筑物也有一万幢。这真是十分奇异的一种制度,因而在行动上也很有效率,几乎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如果有人要问这个国家的人口,以及他们凭借什么维持这些驿站的数目,那么,我们可以回答说,一切偶像崇拜者和萨拉森人都按照自己的情况,娶六个、八个或十个妻妾,因此生下了一大批子女。他们中间有些人有三十个儿子可以跟着他们的父亲从军。至于我们,每人只有一妻,即使她不能生育,丈夫也不得不和她白头偕老,因此被剥夺了繁衍后代的机会,所以我们的人口远不及他们那么多。

食物方面他们也无匮乏之忧,因为这些人民特别是鞑靼人、契丹人和南中国蛮子省的居民大都以米、粟等东西来维持生活,这些东西的产量十分丰富。小麦的生产固然没有这么丰富,但是他们不吃面包,仅仅把它做成面条或糕饼来食用。至于米粟等粮食,则和肉一起煮成浆。他们的土地只要能耕种就没有荒废的。各种家畜繁殖很快,当他们出征时,几乎每个人都带着六匹、八匹或更多的马自用。从这一切事情上可以看出,他们人口众多以及使他们能够准备如此丰富的食物的种种原因。

在各个驿站之间,每隔三英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村落,大约由四十户人家组成。其中住着步行信差,也同样为大汗服务。他们身缠腰带,并挂上几个小铃,以便在较远的地方就能被人听到。他们仅仅走三英里路,这就是说从一个信差站到另一个,铃声就作为他走近的信号,新的信差听到铃声就准备接上他的包袱立即出发。这样一站一站地传递,非常迅速,在两天两夜之内,大汗就能接到远处的消息。如按普通的方法递送,则在十天之内也不能接到。当果子成熟的季节,早晨在大都采的果子,到了第二白晚上就可送到上都大汗的面前了,虽然两地的距离通常要走上十天。

在每一个三英里的站上有一个书记,负责将一个信差到来与另一个信差出发的时间记录下来,所有驿站都是这样做的。此外,还有官吏每月到驿站来巡视一次,以便考查他们的管理情形。所有失职的信差都会受到惩罚。这些信差不但免除一切捐税,还能得到大汗丰厚的津贴。

养驿马的所有费用并不需要直接拔款。邻近各个城市、市镇和村落必须供给马匹,并且还要负责饲养。各城市的长官按照大汗的命令,派遣精明的人去考察马匹,确定居民私人所能供给的数目。各市镇和村落也同样按照居民的财力强制征收,所有居住在驿站两边的人都要捐助适当的份额。赡养马匹的费用以后再从各城市上缴给大汗的税收中扣除。

不过大家必须知道,四百匹马并不全部同时在驿站服役,只有二百匹马放在站上供差一月,。其余二百匹马在这个时候就放在草场上饲养。每到月初,这些马又到驿站上服役,原来服役的马则放回牧场,得以休养。所有的马就这样轮流使用。

如果遇着河流或湖泊等地,而步行信差或驿卒又必须经过,那么邻近各城必须要准备三四条小舟,以便随时使用。如遇上几个月路程的荒原,又无法取得食宿,那么荒原边界上的城市对于往来朝廷间的专使,则必须供给马匹和食物,以满足他们和随从的需要。但大汗对于这样的城市会给予一定的报酬。所有距离大路较远的驿站,他们的一部分马匹就由皇家提供,而这个区域内的各城市和市镇仅需要提供剩下一部分就可以了。

如果遇到某处一个首领发生叛乱,或者其它重要事变,必须要用极快的速度传递消息,那么驿卒每日要奔驰二百英里,有时要奔驰二百五十英里。在这个时候,他们携带一块刻有白隼的牌子,作为紧急和疾驰的符号。如有两个驿卒同去,便在同一地点乘上良马同时起程。他们将衣服绑紧,头上缠一块头巾,用最快的速度策马前进。这样连续奔驰,一直到前面的驿站为止,即至二十五英里的距离为止,然后在驿站换上两匹准备好了的强健的新马,片刻不停,立即前进,这样一站一站地换马,直至日落为止,便奔驰了二百五十英里。

他们在极端紧急的关头,夜间也照样策马前行,如果没有月亮,就由步行的人持灯跑步,在前面带路,一直这样一站一站传递下去。当然在夜间驱驰不能很快,因为步行的人毕竟速度有限。能经受这样极度劳累的信差,一定会受到人们的敬重。

(文字来源  摘自《马可·波罗游记》)

相关内容推荐内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马可·波罗见闻 元世祖忽必烈时期..

文化网热门内容推荐

推荐的文化专题

最新文章

深山里的羌寨
经过3个小时的艰苦跋涉,当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登上山顶..

 塔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塔葬塔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天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天葬天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土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土葬土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其他葬俗-藏族的丧葬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其他葬俗其他葬俗藏族的丧葬习俗
 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
   藏族,民俗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族的丧葬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