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马可·波罗笔下的元世祖忽必烈时期的元大都 汗八里城百态-马可的见闻
投稿】 【报错】 浏览:0次 【分享到】:

汗八里附近宏伟华丽的宫殿

大汗在一年中通常有六个月,即从当年的八月到来年的二月,都住在位于契丹省东北部的汗八里(北京)大城中。在这座新城的南边,有他的大宫殿,其形状和面积如下:

首先是一个用宫墙和深沟环绕着的广场。广场每边长八英里,四边中间各有一座大门,是各地来的人的出入之所。离这道围墙的内沿一英里处还有一道围墙,围着一个边长六英里的广场。两道围墙之间是卫队的屯驻之地。该广场南北两边各有三座门,中央一门比两旁的大,该门除供皇帝出入外,终年紧闭不开。两边的门则长年敞开,以供大家进出。

在第二个广场的中央有一排华丽宏大的建筑物,共八个,是储藏皇家军需的地方。一个建筑物储藏一种军需品。如马缰、马鞍,马蹬和骑兵所用的其它物品都放在一个仓库内;弓弦、箭袋、矢和属于弓箭类的其它物件放在另一个仓库内;护身甲、胸甲和其它皮制盔甲则存入第三个仓库中,其余的照此类推。

在这个广场内还有一个广场。它四周的城墙极厚,高二十五英尺,城垛和矮墙全是白色的。这广场周长四英里,每边长一英里,和上述的广场一样,南北各有三座门,场中也同样建有八个建筑物,作为皇帝藏衣之用。各城墙之内都种着许多美丽的树木,还有草场,饲养着各种动物,如大鹿、麝、小鹿,黄鹿和这一类的其它野兽。每道墙之间,如没有建筑物,也按这种规划布置。这里青草茂盛。草场上的每条小径都有砖石铺面,比草场地面高出三英尺,使得污泥雨水不致于积成水坑,而只是向两旁流,用来滋润草木。

在这四英里的广场内,建有大汗的宫殿。其宏大的程度,前所未闻。这座皇宫从北城一直延伸到南城,中间只留下一个空前院,是贵族们和禁卫军的通道。房屋只有一层,但屋顶甚高,房基约高出地面十指距,周围有一圈大理石的平台,约二步宽。所有从平台上经过的人外面都可看见。平台的外侧装着美丽的柱所墩和栏杆,允许人们在此行走。大殿和房间都装饰雕刻和镀金的龙,还有各种鸟兽以及战士的图形和战争的图画。屋顶也布置得金碧辉煌,琳琅满目。

宫殿的四边各有一大段大理石铺成的石阶,由此可从平地登上围绕宫殿的大理石平台,凡要走近皇宫的人都必须通过这道平台。

大殿非常宽敞,能容纳一大群人在这里举行宴会。皇宫中还有许多独立的房屋,其构造极为精美,布局也十分合理。它们的整个规划令今人难以想象。屋顶的外部十分坚固,足以经受岁月的考验,并且还装饰着各种颜色,如红、绿、蓝等等。窗户上安装的玻璃也极精致,尤如水晶一样透明。皇宫大殿的后面还有一些宏大的建筑物,里面收藏的是皇帝的私产和他的金银珠宝。这里同样也是他的正宫皇后和妃子的宫室。大汗住在这个清静的地方,不受外界的任何打扰,所以能十分安心地处理事务。

在大汗所居的皇宫的对面,还有一座宫殿。它的形状酷似皇宫,这是皇太子真金的住所。因为他是帝国的继承人,所以宫中的一切礼仪与他的父亲完全一样。离皇宫不远的北面距大围墙约一箭远的地方,有一座人造的小山,高达一百步,山脚周围约有一英里,山上栽满了美丽的长青树,因为大汗一听说哪里有一株好看的树,就命令人把它连根挖出,不论有多重,也要用象运到这座小山上载种,这使得这座小山增色不少。因此这座小山树木四季常青,并由此得名青山。

小山顶上有一座大殿,大殿内外皆是绿色,小山、树木、大殿这一切景致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幅爽心悦目的奇景。在皇宫北方,城区的旁边有一个人造的池塘,形状极为精巧。从中挖出的泥土就是小山的原料。塘中的水来自一条小溪,池塘像一个鱼池,但实际上却只是供家畜饮水之用。流经该塘的溪水穿出青山山麓的沟渠,注入位于皇帝皇宫和太子宫之间的一个人工湖。该湖挖出的泥土也同样用来堆建小山,湖中养着品种繁多的鱼类。大汗所吃之鱼,不论数量多少,都由该湖供给。

溪水从人工湖的另一端流出,为防止鱼顺流逃走,在水流的入口处和出口处都安着铁制或铜制的栅栏。湖中还养有天鹅和其它小鸟。还有一桥横跨水面,作为皇宫和太子宫的通道。有关皇宫的描述就到此为止,现在我们来介绍汗八里的情况。

 

蒙古“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纪念银币

    蒙古“忽必烈与马可波罗”纪念银币,马可的游记里充满了对大汗的崇敬与对大都城的欣赏。不过,在他们口中,大都城被称作“汗八里城”

汗八里新城 款待使臣的规章和城中的夜间治安

汗八里城位于契丹省的一条大河上,自古以来就以庄严华丽著称。城名的含义是指“帝都”。不过大汗根据占星者的预测,认为此城将来要发生叛乱,于是他决定在河的对岸另建一座新都。刚才所描写的皇宫和皇太子宫就在新都。新都和旧都只隔着一条河流,这个新建的都城取名大都。所有契丹人,即契丹省的居民,都被迫离开旧都而迁居新都。不过那些忠贞不二,无可怀疑的居民仍得以留在旧都,特别是因为新都虽然有我们下面要描写的那样的面积,但仍不像巨大的旧都那样,能容纳如此众多的居民。

新都整体呈正方形,周长二十四英里,每边为六英里,有一土城墙围绕全城。城墙底宽十步,愈向上则愈窄,到墙顶,宽不过三步。城垛全是白色的。城中的全部设计都以直线为主,所以各条街道都沿一条直线,直达城墙根。一个人若登上城门,向街上望去,就可以看见对面城墙的城门。在城里的大道两旁有各色各样的商店和铺子。全城建屋所占的土地也都是四方形的,并且彼此在一条直线上,每块地都有充分的空间来建造美丽的住宅、庭院和花园。各家的家长都能分得一块这样的土地,并且这块土地可以自由转卖。城区的布局就如上所述,像一块棋盘那样。整个设计的精巧与美丽,非语言所能形容。

整个城墙共开设了十二座大门,每边三座。每座城门上和两门之间,都建有一座漂亮的建筑物(箭楼),每边共有五座,楼中有大房间可收藏守城士兵的武器。至于守城兵士的数目,大约每座城门是一千人。大家不要因为有这么多驻军,就认为是在防御某种敌人的入侵,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大汗的光荣与威严而设置的禁卫军。不过我们也必须得承认,由于占星家的预言,大汗心中对契丹人颇怀疑忌。

新都的中央有一座很高的建筑物,上面悬挂着的一口大钟每夜都要响起。在第三声钟响后,任何人都不得在街上行走。不过遇上紧急情况,如孕妇分娩,有人生病等非外出请人不可的事情,便可以例外,但外出的人必须提灯而行。

十二座门外面各有一片城郊区,面积广大。每座城门的近郊与左右两边城门的近郊相互衔接,所以城郊宽度可达三、四英里,而且城郊居民人数的总和远远超过都城居民的人数。每个城郊在距城墙约一英里的地方都建有旅馆或招待骆驼商队的大旅店,可提供各地往来商人的居住之所,并且不同的人都住在不同的指定的住所,而这些住所又是相互隔开的。例如一种住所指定给伦巴人(Lombards),另一种指定给德意志人,第三种指定给法兰西人。

新都城内和旧都近郊操皮肉生意的娼妓约有二万五千人。每百名和每千名妓女各有一个特设的官吏监督,而这些官吏又都受总管的管理。每当有外国专使来到大都,如果他们负有与大汗利益相关的任务,则他们照例是由皇家招待的。为了用最优等的礼貌款待他们,大汗特令总管给每位使者每夜送去一个高等妓女,并且每次一换。派人管理她们的目的就在于此。妓女们也都认为这样的差事是自己对大汗应尽的一种义务,因此不收任何报酬。

夜间有三、四十人一队的巡逻队,连续不断地巡查街道,并且检查是否有人在宵禁的时间里——即第三次钟声之后——仍离家外出。如果外出者被他们发现,就立即被捉去监禁。待天明后会由专职官吏审理犯禁者。如果被证明是行动疏忽,则要按情节轻重,处以或轻或重的杖足刑,这种刑法有时是可能致命的。这些居民中的罪犯,常常是被这样惩罚的。这主要是由于大汗听从了一些有学识的占星家的劝告,不愿人民流血的缘故。

大汗的禁卫军

大家都知道,大汗的禁卫军是由骑兵一万二千人组成的,称为卡西坦(Kasitan),就是“服侍他们主人的骑士”的意思。

这一万二千人由四个军官统率,每个指挥三千人。每三千人在皇宫连续服役三昼夜,期满后由另一队代替。等到四队都轮流服役后,再从头开始。

同时不服役的九千人,除了受皇帝差遣,或各人因私事走开——这种情况须得到他们长官的许可——外,白天并不能离开皇宫。

汗八里城及其人口与商业

汗八里城内和相邻城门的十二个近郊的居民的人数之多,以及房屋的鳞次栉比,是世人想象不到的。近郊比城内的人口还要多,商人们和来京办事的人都住在近郊。在大汗坐朝的几个月间,这些人各怀所求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近郊和城内一样,也有华丽的住宅和宏伟的建筑物,只不过没有大汗的皇宫罢了。所有尸体都不能在城内掩埋。偶像崇拜者的风俗是要实行土葬的,于是人们将尸体送到近郊以外的坟地上进行掩埋。公家的行刑场也设在这里。卖淫妇除了暗娼以外是不敢在城内营业的,她们只能在近郊附近拉客营生。和前面所讲的一样,这些地方共有娼妓二万五千人。无数商人和其他旅客为京都所吸引,不断地往来,所以这样多的娼妓并没有供过于求。

凡是世界各地最稀奇最有价值的东西也都会集中在这个城里,尤其是印度的商品,如宝石、珍珠、药材和香料。契丹各省和帝国其它地方,凡有值钱的东西也都运到这里,以满足来京都经商而住在附近的商人的需要。这里出售的商品数量比其它任何地方都要多,因为仅马车和驴马运载生丝到这里的,每天就不下千次。我们使用的金丝织物和其它各种丝织物也在这里大量的生产。

在都城的附近有许多城墙围绕的市镇,这里的居民大都依靠京都为生,出售他们所生产的物品,来换取自己所需的东西。

汗八里城的占星学者

在汗八里城的基督教教徒、萨拉森人和契丹人中,约有五千名占星学者与预言家。他们的衣食是由大汗供给的,正如大汗对贫苦的家庭一样。而他们则可以因此不断地研究法术。

他们有自己的观象仪,上面画有星宿的符号、时间及它全年的几个方位。各派的占星学者每年要考查他们各自的图表,以便确定天体的轨道和天体相互的位置。在这里他们从各种符号的星宿轨上发现天气的变化,由此预先说明每月的特殊现象。例如他们预言某月将有雷鸣、暴风雨、地震;某月将有闪电和暴雨;某月将有疾病、死亡、战争、冲突和阴谋等。

当占星学家在他们的观象仪中发现某事件的征兆时,便宣布该事件将要出现;但同时又说,上帝可以随意或多或少地改变他们所记下的事件。他们把自己在一年中所预测到的各个事件写在一块正方牌上,卖给那些想窥测未来的人,一个银币一枚。凡推测较准的人则被视为此道的高手,并因此受到尊敬。

如果有人因为怀有做大事的志气,或要到远处经商,或者要开始其它事业,而很想知道将来的成败如何,便来到这些占星学者那里,告诉他们自己要做的事,询问届时的天意如何。于是占星家告诉他说,在答复这个问题之前,他应当先说出自己出生的年、月、日、时,等占星学者或算命者知道了这些详情后,便进一步考查他的星宿和所问的时间的天体方位是否相符。根据这种比较,就可判断所问事业是否顺利。

大家必须注意,鞑靼人是用十二年一周期来计算时间的;第一年以狮命名,第二年是牛,第三年是龙,第四年是狗,如此这般,一直到十二年完全排完为止。所以当一个人被问及生于何年时,他总是说生于属狮的某月、某日、某时、某刻。这一切都由他的父母详细记载下来。他们在十二年的周期完毕后,又回到第一年,如此周而复始,重复计算下去。

鞑靼人的宗教及他们对灵魂的看法与风俗

前面已经说过,鞑靼人都是偶像崇拜者,每人都有一张神像图,高高地贴在自己房中的墙壁上。图上面有一个名字,是用来指明在天上的神灵的。他们对这个神灵每日焚香膜拜。他们先将双手前拱,然后跪下叩头三次,祈求神灵赐予他们智慧和健康,除此之外,他们对上帝别无所求。在这个天神之下,他们在地板上还立了一个雕像,叫纳蒂盖(Nati-gay)。他们认为他是管理地上一切事物,或管理从土地中生产东西的神。他们替纳蒂盖配上妻子儿女,也同样对他焚香、拱手、叩头,向他祈求的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养儿生子等一类的事情。

他们相信灵魂不灭。他们认为:当一个人死去,他的灵魂就会钻入另一个物体中,并且按照这个人生前的善、恶来决定他的将来是好是坏。如果他是一个贫民,而且行为高尚,那么他第一次将投胎于一个有体面的妇人,再生出来后就变成了一个有体面的人;第二次则投到一个贵妇人的家中,变成一个贵族;这样在人生的阶梯上不断上升,一直到与神合成一体为止。反之,如果他是一个有体面的人的儿子,而行为恶劣,那么他的下一世将变成一个村夫,甚至变成一只狗,并且还要继续下降,愈降愈低。

他们说话时的态度十分谦恭,他们彼此问候,满面笑容,彬彬有礼,表现得十分有教养。饮食方面他们也特别讲究清洁。他们对父母表示出极大的尊敬。如果有一个儿子对父母怠慢无礼,或在必要时不承担赡养父母之责,那么,便由一个公堂来严惩这种不孝之罪。

犯有各种罪恶的坏人先被捕入狱,然后判以绞刑。那些监禁三年——这是大汗所规定的普通监禁之期——的人,在他刑满释放时,就会在他的侧面颊上烙上一印,以便区别于其他人。

这个国家的人民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民都要嗜赌,现在的大汗禁止一切种类的赌博和其它诈骗方法。他在阻止人们干这种勾当的一道上谕中说:“朕以刀剑之力,征服了你们,你们的 一切财产都是朕的。如果你们赌博,就是以朕之财产来寻欢作乐。”不过他并不因为具有这种权力而强取豪夺。

至于一切有地位的人,觐见大汗时,所遵守的礼节制度,我们不应该略去不谈。当他们走近大汗的居所,相距还有半英里时,为表示对圣上的敬意,就表现出一副卑恭肃静的态度,不敢有丝毫的喧哗之声,也不敢高声呼喊,甚至不敢大声说话,以免声音传到远处。每个有职位的人都随身带着一个吐痰用的小器皿。当大汗在殿中时,没有人敢在地板上吐痰。等到觐见完毕,大汗设宴庆祝,朝觐的人又必须按惯例自行携带一双白皮制的精致长靴,并在入殿前将走过路的靴子交给仆人,换上这种白长靴。之所以要保持这种习惯,是为了不污损那些用金银线绣成的并具有各种颜色的美丽地毯。

(文字来源  摘自《马可·波罗游记》)

相关内容推荐内容
上一篇马可·波罗见闻 元世祖忽必烈时期.. 下一篇东方的众王之王 马可·波罗眼中的..

文化网热门内容推荐

推荐的文化专题

最新文章

深山里的羌寨
经过3个小时的艰苦跋涉,当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登上山顶..

 塔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塔葬塔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天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天葬天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土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土葬土葬藏族的丧葬习俗
 其他葬俗-藏族的丧葬
   西藏,民俗,丧葬,葬俗其他葬俗其他葬俗藏族的丧葬习俗
 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
   藏族,民俗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族对死亡的诠释藏族的丧葬习俗